《三晋英模》太行浩气传千古——左权

来源:史志山西 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1:09

左权(1905—1942),原名左纪权。湖南醴陵人。1924年入黄埔军校学习。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同年12月赴苏联学习。1930年回国后到中央苏区工作,参加了开辟中央苏区和五次反“围剿”作战。1934年10月参加长征。到达陕北后,参加了直罗镇和东征战役。1936年5月,任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,率部参加西征和山城堡战役。抗战全面爆发后,左权担任八路军副参谋长、前方总部参谋长,协助朱德、彭德怀指挥八路军开赴华北抗日前线,开展敌后游击战争。1942年5月25日,在山西辽县十字岭战斗中壮烈牺牲,年仅37岁。为纪念左权,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将辽县改名为左权县。作为中国工农红军和八路军高级指挥员,左权是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确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36位军事家之一。2009年9月,入选“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”。

投身大革命洪流

青年时期的左权追求进步,积极参加各种爱国活动。上中学时,他开始接触马克思主义,立志从戎,决心为打倒帝国主义、打倒军阀,为变革中国社会而努力。1923年,左权考入广州陆军讲武学校,1924年11月转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。1925年2月,左权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从此,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成为他的坚定信仰。在校期间,他组织领导青年军人联合会的进步青年,与国民党右派及反动分子进行坚决斗争。从黄埔军校毕业后,左权加入攻鄂军。在广州期间,他积极投身于大革命的洪流,参加了平定商团叛乱、平定杨希闵、刘震寰叛乱,讨伐军阀陈炯明的两次东征等一系列重大革命斗争和军事行动,并出色地完成任务,受到周恩来的表扬和苏联军事顾问的嘉奖。1925年12月,党组织派左权到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。1927年秋毕业后,遵照党组织的指示,他到伏龙芝军事学院继续深造。1930年6月,左权回国,被中央派往闽赣革命根据地中央苏区工作。在出发前,他给家里写信:“我虽回国,却恐十年不能还家,老母养赡托于长兄,我将全力贡献革命。”

战斗在中央苏区

左权到中央苏区后,先后任中国工农红军军官学校第一分校教育长、新编红军第十二军军长、红一方面军司令部参谋处长、中央军委总参谋部作战科科长等职,为培养红军干部、保卫闽西苏区、推动红军参谋工作的发展作出贡献。在赣州、漳州等战役中,他率部英勇作战,展现出很强的组织和指挥能力。1932年6月后,左权相继担任红军学校军事教官、中央军委总参谋部作战局副局长、红军总司令部兼红一方面军司令部作战局局长、红一军团参谋长等职,参加了中央苏区历次反“围剿”作战。1934年10月,左权率部参加长征。长征中,他参与指挥了抢渡大渡河、攻打腊子口等一系列战斗,多次率部队掩护红军主力行动,为中央红军长征的胜利作出突出贡献。长征到达陕北后,他率部参加直罗镇战役和东征战役。1936年5月,左权任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,率部参加西征作战。同年11月,他率部参加山城堡战役,保卫了陕甘宁革命根据地。1937年2月,左权调任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参谋长,协助总指挥彭德怀、政治委员任弼时对红军部队进行有计划、有步骤的政治教育和军事训练,为红军出师抗日作了必要的准备。

奔赴山西抗日前线

1937年7月抗战全面爆发,同年8月,国共合作抗日。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,左权担任八路军副参谋长,协助朱德、彭德怀指挥八路军奔赴华北抗日前线,开展敌后游击战争,创建抗日根据地。八路军总部渡过黄河进入山西后,他先后给老家湖南的叔父和母亲写信,表达了他对祖国和人民命运的急切关注,表达了共产党、八路军坚决把抗日战争进行到底,不取得胜利决不罢休的革命斗志。信中说:“我全军战士,都有一个决心,为了民族国家的利益,过去没有一个铜板,现在仍然没有一个铜板,准备将来也不要一个铜板。过去吃草,准备还吃草。”

在八路军总部,左权是最年轻的高级指挥员。他比朱德小20岁,比彭德怀小7岁。左权对朱德、彭德怀向来十分敬重,下定决心时刻辅佐好朱德总司令、彭德怀副总司令,在华北敌后战场打出八路军的威风,实现党中央在华北的战略方针。

1938年2月,左权亲率总部特务团两个连200余人的兵力在安泽县府城阻敌,与千余日军激战四昼夜,掩护总部机关和群众安全转移。同年4月,他参与筹划、指挥八路军在晋东南地区粉碎日军的“九路围攻”,巩固、扩大了晋东南抗日根据地。在朱德、彭德怀先后回延安参加中共六届六中全会期间,左权受命主持八路军总部的工作。他根据中央军委和朱德、彭德怀的指示,指挥八路军粉碎日军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大举围攻,进一步巩固了晋察冀抗日根据地。在太行抗日根据地,左权为八路军司令部建设作出突出贡献。1938年12月和1939年6月,他先后主持召开八路军晋东南部队参谋长会议和参谋工作会议,制定并完善八路军各级司令部暂行工作条例,健全司令部工作机构。同时,为提高部队的军政素质,从1939年起,他先后三次协助八路军总部组织整军,为八路军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1940年8月,他协助彭德怀指挥八路军在华北敌后发动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,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“囚笼”政策,遏制了国民党的投降逆流,振奋了全国人民争取抗战胜利的信心。敌后抗战进入严重困难阶段后,他协助彭德怀领导抗日根据地军民积极响应中共中央、中央军委的号召,展开大规模的生产自救运动和精兵简政工作,为根据地军民渡过难关作出卓越贡献。

壮烈殉国十字岭上

1942年5月,日军对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太行抗日根据地进行“铁壁合围”大“扫荡”,形势十分严峻。左权分析敌我情况后指出:这次日军来势凶猛,妄图把我们消灭在太行山上,我们目前的处境是相当艰苦的;北方局、总部、党校和整个后方机关都在我们周围,几千名同志的生命都担在我们肩上,我们一定要保护他们安全转移,跳出敌人的合围圈。出发前,他给远在延安的妻子写下最后一封家书,表示“愿在党的整顿三风下各自努力求进步,以进步来安慰自己,以进步来酬报别后衷情”。

由于战局形势陡变,仓促转移的几千人马滞留在山西、河北交界的十字岭地区,暴露了目标。5月25日中午,日军飞机临空后,八路军转移人员已陷入日军的重兵包围之中。彭德怀、左权、罗瑞卿、杨立三等召开紧急会议,决定分路突围。由彭德怀、左权率总部及直属部队和中共中央北方局向西北方向突围。命令警卫连连长唐万成把彭德怀安全转移到敌包围圈外后,左权担当起全面指挥突围的重任。这时,日军加紧压缩对十字岭的包围圈,敌机不停地扫射、轰炸。左权指挥同志们加快突围,不断提醒大家:“不要怕飞机,要注意地面的敌人,加快速度冲啊!冲出山口就是胜利!”身边的同志向他请求:“参谋长,你走吧,这里我们来管。”左权坚定地说:“我不能离开战斗岗位,这里还有突围队伍,我怎么能不管他们,自己先走呢?”当他指挥大家冲到最后一个山垭口时,日军炮弹呼啸着飞向人群,他急切地呼喊:“快卧倒!快卧倒!”战士们应声扑倒在地,突然,一发炮弹在左权身边爆炸,他在烟尘中倒下,身体多处被弹片击中。左权,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,壮烈殉国。

左权将军牺牲的消息,震动华北大地。噩耗传到延安,中共中央领导人十分悲痛。毛泽东、朱德、叶剑英手持电稿,默默致哀。毛泽东给彭德怀发来电报:“感日5时电悉。总部被袭,左权阵亡,殊深哀悼……”

朱德对左权的牺牲极感痛惜,挥泪写下悼诗赠给左权妻子刘志兰,以志哀思:

名将以身殉国家,愿拼热血卫吾华,

太行浩气传千古,留得清漳吐血花。

1942年9月18日,太行区党政军民各界代表5000多人在辽县县城举行盛大集会,并宣布,为了永久纪念在辽县清漳河畔殉国的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将军,将辽县更名为左权县。